Thursday, March 10, 2011

不愿想起的痛

在我还未进入主题前,我要讲讲之前发生的小插曲。我是刚开始写blog不久,所以还在研究如何setting。有一天,看见setting里的'Permissions'就进去看看。手痒,设了only authors can view my blog(现在想起觉得当时有点无聊)。想到是不是别人真的看不到,想叫朋友试开看看。设了后,我就忘了这回事。过了很多天后,我叫朋友进我blog看看,她发送短讯来说她看不到,我才想起我之前的setting。。。我在这里向那些之前吃闭门羹的朋友道歉。我。。我。。是有点莫名奇妙啦~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
17 日3月2006年,是我与家人非常悲痛的日子。一直以来,我都不愿回想起当时的心情。多年后,我终于有勇气把这一切的一切写下,为了悼念我哥,为了舒发憋在内心的情感。。。用了好几天来写完,写的时候忍不住的一次又一次地掉泪。。
现在已是已进入3月了,离二哥的忌日不远。每次想起他总是忍不住掉泪。。。
10 日3月2006年,接到一个从印尼打来的电话,是二哥的工作伙伴打来通知我们二哥心脏病发,在医院急救着。 我们全家人都吓傻了,妈妈不停的哭,然后她打电话给在马六甲任心脏专科的舅舅求救。家里一片混乱,谁也没料到我这仅36岁的哥哥会心藏病发。

过后,二哥的工作伙伴又打来了,叫我们bank in 钱给医药费。我们又是一阵错愕。二哥向来是我们家的经济之柱,他买屋子给爸妈,供我读书,为甚么连医药费都没有呢?

然后是舅舅打来的电话,说他以致电给印尼的医院,哥哥还在急救,可能要马上动手术。我们如热锅上的蚂蚁等着消息。当我要订机票让我父母和大哥去印尼时,又接到电话说我二哥已经醒了,我们都松了口气。但是我舅舅坚持过了几天要把我哥哥接回马来西亚医治。

再过了两天,我二哥可以打电话来了。他叫我们不用担心,不必去印尼看他,还说就要出院了。但是我妈妈坚持一定要去印尼看他,机票订在17日3月2006,早上5/6am (我忘了准确的时间)。

16日3月2006,晚上。我不知何故,心情特暴躁,也不记得什么原因,与大姐吵架(从小与大姐感情好,从未吵过架), 吵到连父母都被我骂。。。 我还记得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(从没对家人那么失控过),吵架后把自己锁在房里丢东西。。。

17日3月2006,今天请了假,早上4点多与小铭要载父母去机场。目送爸妈进等候室时,有种说不出的心情沉重。过后与小铭去吃早餐。我向来不吃laksa,但今天却叫来吃。。。 laksa 是我二哥最爱的食物之一。
12 .30pm, 我自己驾车去学琵琶。我每个星期五的lunch time 都是赶去学琵琶,因为老师是从KL 来,一星期只来一次,也只有在这时间得空。平时要做工,时间都很赶,今天是休假日,我就不用赶了,但是心情却无法轻松,好像有什么是要发生。。。
去音乐中心的途中,我接到二姐的电话。电话一接通,她就一直哭,然后她说妈妈刚才打回家但是没人听,所以就打给她,告诉她二哥刚刚去世了。我在车里喊了出来,然后失控的哭不停,也不理旁边车里的人看着我。。。把车停在路边,我打电话给小铭。小铭在电话另一头也被吓到了,叫我赶快回家。
回家路途,我致电去音乐中心和公司请假。
回到家,我致电给刚到印尼的妈妈问她那里的情况。小铭赶到我家一直安慰我,我已什么都听不进了。。。妈妈告诉我她与爸在Sarawak转机去印尼时(我也不清楚也没问为何要转机), 她还致电给二哥与他说再过不久就要到了,要让二哥的工作partner来接他们。当时二哥还没事,还答应了妈妈。
到了印尼机场,看见二哥的partner,也给爸妈带来坏消息,说二哥刚在医院过世。我爸妈完全不能接受事实,随他去医院看我哥。妈说,看见二哥时,他的身体还是温热的,还未来得及见他们,就急着走了。。。
晚上,在KL的大哥,住在槟城的二姐和二姐夫回来了。大哥和二姐夫买了机票,第二天一早就赶去印尼。大家心情非常沉重,与二哥感情最好的二姐就一直哭。

18日3月2006,早上很早,好像是4点多(忘了正确时间),我们再次来到机场。送走大哥和二姐夫,我与姐姐们开始着手安排二哥的葬礼。我们都不知要怎样做,还好小铭的爸爸,也就是现在我的家公帮忙安排。从葬礼地点,邀请名单,定购食物,聘请佛教会的师父,安放骨灰的地点到葬礼用的花束和布置通通在一天内完成。我只记得我如机械人般的帮忙安排这一切,脑袋空白。。。
晚上,很累很累了。妈妈打电话来说二哥已火化了,明天会去收骨灰。我心情再次被黑暗吞蚀。。。哭着哭着就睡着了。。。我想,父母白头人送黑头人会更难过吧。。。

19日3月2006,哥的骨灰从机场接回来了。。。 直接送到举行葬礼的地点。
接下来是一连串的念佛经,招待到访的亲戚朋友。。。我们都不让爸妈参与这一切,由其怕我妈受不了。。。

20日3月2006,是出殡的日子。与一行人到达目的地,把哥的骨灰安放好了后,就去餐馆请大家吃一顿,然后各自回家了。
身与心都好累。。。脑子还是不停的出现二哥的影子,好像他还与我们在一起。。。

接下来的日子,我都还是活在伤痛中,白天是诺无其事的工作,晚上就伤心到睡着,还梦见我二哥。。。梦里,有时他离我很远,怎样也无法靠近。。。 不然就梦见与他一起吃饭,我突然在梦里哭了,告诉他我很想念他,他还一直安慰我别哭。。。

我要让自己别再这样了,不然二哥会无法安息。

今年二哥的忌日,因我要考试而没时间准备,只是有去放我二哥灵位的神庙给他上了清香。。。
哥,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与家人,不用担心我们。安息吧。。。
爱你的妹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